別脈簪
撰寫者: 陳高志

從前的馬祖女性,婚前、婚後的髮型不同。民國50年以前,燙頭髮的風氣尚未引進,本地的女子,婚後必須梳髮髻。她們在出閣之前,經媽媽細心的調教,就含蓄且含羞的學會梳髮髻的技巧,這是具有莊重的象徵意義。故上花轎之前的梳髮髻,後來就演變成傳統的婚俗儀式之一。50歲之後,髮量日漸稀疏,只夠在她後腦勺留個小髻,因為小髻是用「別脈」簪固定,所以,這種髮式也就稱做「別脈髻」。
別脈的「脈」,本字為何至今尋找不著,寫成「脈」只是借其語音而已。它的材質是白銀,雖然身價「銀」不如「金」,但仍有一定的價值,尤其是被稱作「骨董」之後,其價值就會向上翻兩翻。
那是貧窮的年代,普通人一輩子沒穿過幾件新衣裳,大家都是將就湊合,得過且過的「活」著,穿金戴銀的機會可說是少之又少。一根小小的「別脈簪」,可能就是阿婆最貴的「家當」。當生命大限來臨時,梳妝入殮前,貧窮的孝家會取下銀簪,換上簡易「克難」的木片簪子,也一樣能讓往生者帶著端莊的遺容走上「歸途」。
家母在世時,其手藝精巧可謂遠近馳名,甚至有台灣媒體稱她「剪紙阿婆」而不名。有許多女性長輩,在為自己預備壽衣時,會央請家母為她製作「冥器」-----木片「別脈簪」,以免晚輩在「緊急時刻」慌了手腳。
照片所示,即「別脈簪」的真品和贗品,贗品即出於家母之手。陳高志拍攝。
文章中的詞彙,馬祖話的讀如下:
1. 別脈簪:ㄅㄧㄝㄎˇㄇㄚㄎˋ ㄐㄧㄤ,piekˇmakˋjiang。
2. 別脈髻:音變之後讀ㄅㄧㄝㄎ ㄇㄚˇ ㄨㄧˇ,piek maˇui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