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祖喪葬哭調:十受苦
撰寫者: 原典創思規劃顧問有限公司

馬祖喪葬儀式融合道教、佛教與地方信仰,地緣福州的閭山派道士舉行大量吸收自佛教經典的科儀,喪家與民眾則準備許多在地意涵的物件輔佐儀式進行,例如食用糍(sì,沾黃豆粉糯米糰)與水煮雞蛋。馬祖的喪葬禮俗內容始於臨終,止於「做三年」,壽終正寢的亡者,通常會通過報亡、入殮、壓棺、設靈堂、上山等程序。喪葬儀式不僅牽動著亡者能否安息,也與家族發展興衰有關,各家均不敢輕忽。
亡者去世後,男性每六天、女性每七天進行一次超渡,稱做七。在第六個七天時,女兒要買祭品祭拜亡者,祭拜時要放聲大哭,唱啼嘛曲(thiè-mà-khuóh,哭調),如「十合葉燭」、「十朵好花」、「十層寶塔」等。祭拜結束還要宴請親友,感謝他們的協助,因此第六個七又稱為「作六旬」或「諸(姿)娘囝七」。除了六七,出殯前每日更換白米祭拜金童玉女外,上山時孝媳與孝女皆須吟唱哭調表達哀思。
《馬祖喪葬禮俗研究》記錄了〈十受苦〉全文:
一受苦受木蘭,我娘奶日下秀苦沒安漠,我娘奶沒病三日先講死,閻老拿帖請我娘奶走,我娘奶十咸基坐也走完,依仔沒哭跟沒說那萬也哭也說,說起我娘奶日仔菜米蘭。
二受苦基林,我娘奶養著大事大兄細弟請中醫西醫給我娘奶來看病,養著沒用書娘依仔挑千八卦也沒靈。
三受苦受牡丹,我娘奶養著大事兄弟銀錢落地雙聲響,養著不孝書娘依仔鐵錢落地也沒聲。
四受苦受銀蓮,秀懷我娘奶去了泰山之後說苦情,我娘奶肚餓沒跟百人說心酸,沒在路邊哭。
五受苦受海棠,牛頭馬面站兩邊,我娘奶吃盡沒油菜,餓畫肚跟腸。
六受苦受葡萄,我娘奶三恩六想沒內行,我娘奶孝順依公依嬤手上過,不孝書娘依仔罪難堂。
七受苦受王基,我娘奶各走著內河對面陰陽書娘依仔沒講苦,情人應八說起苦情人就督人那受苦,那王幫沒見我娘奶受懷土幫苦。
八受苦受蘭花,有味黃七可走,字苦,鹿爸鹿奶那養苦鹿仔,苦鹿樹尾像葡花。
九受苦受紫英,我娘奶聲聲都說蓮花打光了合我娘奶女雲可街線,女仔說起我娘奶罪也輕。
十受苦受福孫,我娘奶有罪都拿書娘依仔當,我娘奶養男也知娘奶幸苦,養女也報我娘奶養育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