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祖喪葬哭調:十甘別母
撰寫者: 原典創思規劃顧問有限公司

馬祖喪葬儀式融合道教、佛教與地方信仰,地緣福州的閭山派道士舉行大量吸收自佛教經典的科儀,喪家與民眾則準備許多在地意涵的物件輔佐儀式進行,例如食用糍(sì,沾黃豆粉糯米糰)與水煮雞蛋。馬祖的喪葬禮俗內容始於臨終,止於「做三年」,壽終正寢的亡者,通常會通過報亡、入殮、壓棺、設靈堂、上山等程序。喪葬儀式不僅牽動著亡者能否安息,也與家族發展興衰有關,各家均不敢輕忽。
亡者去世後,男性每六天、女性每七天進行一次超渡,稱做七。在第六個七天時,女兒要買祭品祭拜亡者,祭拜時要放聲大哭,唱啼嘛曲(thiè-mà-khuóh,哭調),如「十合葉燭」、「十朵好花」、「十層寶塔」等。祭拜結束還要宴請親友,感謝他們的協助,因此第六個七又稱為「作六旬」或「諸(姿)娘囝七」。除了六七,出殯前每日更換白米祭拜金童玉女外,上山時孝媳與孝女皆須吟唱哭調表達哀思。
《馬祖喪葬禮俗研究》記錄了〈十甘別母〉全文:
一甘別母茉莉頭男女依仔恩念我娘奶眼淚四面流,日間眼淚和飯吞,夜間眼淚伴枕頭。
二甘別母別海棠,男女依仔思念我娘奶日子長,男女依仔給了我娘奶難相見,啼哭心頭割心腸。
三甘別母別花心,母女情面血牛親,千言萬語講不盡,我孃奶去了天堂路上可安心呀。
四甘別母別柴琴,男女依仔思念我娘奶形影體帶眼淚流不停,有我娘奶日出東陽水緲菊當然沒我娘奶好像水落海底沒了形呀。
五甘別母五色雲,我娘奶去了天堂路上跟依公依婆會上雲,男女依仔細天望月望我娘奶,那是夢中忘我娘奶來對言用呀。
六甘別母別番羊,望我娘奶在了世上跟我男女依仔千言萬語說不盡,當然男女依仔牡丹望母水漲菊,茉莉望母千日紅呀。
七甘別母別飯泥,思念我娘奶形影體帶那好哭,男女依跟我娘奶難相見,流盡眼淚割心腸呀。
八甘別母雲恨飛,我娘奶三魂七魄到外處,男女依仔那有娘奶燕子結窩圓,當然男女依仔沒了我娘奶岸河沒水滿天飛呀。
九甘別母別結義,男女依仔沒了我娘奶人,一但別人都講我娘奶黃木當落花當謝,男女依仔送我娘奶竹杖上山像吉棋。
十甘別母別木蘭,我娘奶好像雞隆七次下江南,庇祐弟楊信夫妻雙救駕,庇祐大孫細孫保駕天子回京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