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竿橋仔境玄天上帝
撰寫者: 原典創思規劃顧問有限公司

玄天上帝祖廟源自長樂金鋒,隨梅花人遷居橋仔而移入。玄天上帝廟原在海邊較低處, 整建後才抬高移至現址。主祀神玄天上帝也有真武上帝、玄武帝、真武帝、北極大帝、上帝公、上帝爺等稱號,原是北方七宿之星的崇拜。據《閩雜錄》記載:玄天上帝姓張,是五代泉州人,原為屠夫,殺生無數,因受觀世音菩薩感召,悔恨之餘以屠刀自剖,立地成佛。玄天上帝身著盔甲,手執寶劍,一腳踩龜,一腳踏蛇,狀貌威武;元明以來,咸視其為保佑武運的大神,許多征戰,舉事者皆宣稱得到玄天上帝之庇佑。《佑聖咒》稱玄天上帝是「太陰化生,水位之精。虛危上應,龜蛇合形。周行六合,威懾萬靈」。是以,玄天上帝能治水降火,解除水火之患。明代宮內多建真武廟就是為了祈免水火之災。玄天上帝不僅統率所有水域安全,還是北極星的化身,可指引船隻航行於正確方向,不會迷失海上。 玄天上帝神通廣大,海陸諸事皆能得其神威護祐。村中傳言,1940年代前後,數名日軍曾登陸橋仔澳,在澳仔附近搭帳篷住宿。夏天炎熱,日本兵穿丁字褲與長馬靴,舉止非常怪異,婦人見了驚慌,皆迴避躲在家中。這幾名日軍欲徵求一名年輕男子當僕役,為他們洗衣煮食,料理日常。日軍相中村中名喚鄭忠志的後生仔,強拉到帳篷 附近。鄭忠志掙脫逃走,在村中四處躲藏。日軍全村追趕搜尋,鄭忠志無處可逃,遂潛入玄天上帝廟裡,躲在神龕布簾後面。那時玄天上帝廟尚未擴建,小小一間僅能容下神龕與供桌,廟內動靜一眼即可洞穿。說也奇怪,日軍在神龕裡外、布簾前後,仔細翻查,就是看不到躲在布簾後面,已經嚇得全身發抖的鄭忠志。日軍隱隱知道,此地有神靈保佑,再也不敢踰矩造次,倉促拆除帳篷後倉皇離境。 另有一則傳說,老一輩村人都還記得。1960年代前後,橋仔村一位漁民受雇閩北工作處,捕魚空檔往海峽中線置放海漂物,內容有反共傳單、盥洗日用、食品衣物等心戰物品。某次任務,因船舶過於靠近黃岐被對岸擄獲,其後關入勞改營日夜勞動。從芹壁嫁到橋仔的媳婦見丈夫多日未回,憂心不已,心想此生不知能否見面,便去向玄天上帝擲筊問事;籤文顯示,該漁民仍存活在世,請婦人耐心等待,終有一日相會。果然戰地政務結束後不久,漁民被遣送回馬祖,夫妻相聚恍如隔世,再次應驗玄天上帝神恩浩蕩,護生祐民。 玄天上帝廟曾於1974年,1990年兩次整建。橋仔村前村長陳尚飛先生說,1990整建那年,從台灣請來師傅修葺破損的神明金身,他與師傅小心翼翼將神龕金身移出,可能因為年代過於久遠,神明金身頭部突然鬆脫。這時陳尚飛立即覺得全身一股暖流,從左肩緩緩注入,感覺身體輕盈,神智清晰,好像世事分外洞明,自己能力擴增許多。師傅也說,他一整夜都在與神明對話。神明指示,澳仔大王宮前的雙龍柱,其中之一神龍眼睛已損壞,應立即修復,兩人往大王宮探查,果然如神明所示。 由於玄天上帝有求必應,威名遠播,1970年代,橋仔村人跟其他地區的馬祖人一樣,大舉遷台另謀生活,每家幾乎都要來此擲筊求籤,請示神明是否適合遷居,甚至將玄天上帝的信仰帶至他鄉異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