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竿阿南境探花府田元帥
撰寫者: 原典創思規劃顧問有限公司

探花府田元帥廟,坐落於馬祖北竿橋仔村南邊山麓,祭祀主神田元帥是馬祖地區最大「南人」聚落的信仰。關於此廟的淵源一說是,橋仔附近海面時有鯊魚出沒,泉州、莆田一帶的南人有追捕鯊魚的傳統,遂在橋仔落戶定居。時間久了也開始種番薯、討小海,年節集資僱請家鄉的南管、戲曲來此演出,以解鄉愁。這批遠道而來的戲曲班子,一待十天半月,就引入歌舞菩薩田元帥金身,供俸於客居處,燒香膜拜,祈求演出順利、旅途平安,等戲班結束,人回泉州、莆田,田元帥信仰則留下來,聚落居民為田元帥蓋廟,繼續供俸祭拜,以祈四時吉祥,風調雨順。 另有一說則為,橋仔村民有一日在靈台公起乩問事,當神轎靈動之後,方知是田元帥上乩,自報名號為田德標,神誕日是六月二十三日,其妹喚田賽花,鄭二爺為其總管,都是莆田人。村中耆老黃炎炎先生說,1940年左右,他大約七、八歲,曾親眼見及二名保安隊人員,來橋仔村收稅,不但漁船要繳稅,連鴉片也要依照種植的株樹繳稅。他們倆長期借助下南境田都元帥廟。有一年元宵節,廟裡擺暝,信眾請二位保安暫時移居它處,空出大廳供信眾擺桌,供俸三牲香燭。其中一位答應遷出,另一位置之不理,說哪有什麼神明不神明的,他才不信云云,堅持不搬。話才說完不久,只見這位出言不遜的保安,全身亂顫,口吐白沫,一把抓起供俸在田元帥案前的炷香,往嘴裡猛塞,含著整把炷香在廳堂奔竄喊叫,火星煙霧從嘴角噴出,狀極恐怖。另一位保安嚇壞了,立即跪求田元帥原諒,一面將保安同事帶離田元帥廟,才平息此事。相傳田元帥姓雷名逢春字海青,福建南安蘇下村人。其母某日至郊外,忽感天上「翼宿」投入而受孕。因未嫁有孕,有辱家門,嬰兒被外祖父棄於田間,幸賴青蟹與鴨母餵養,得以存活,後被一務農的鰥夫抱養。有一日外祖父路經農夫家門,見一小孩所穿肚兜極似自家之物,且此童見他直呼外公,頓生愛憐,乃與農戶商量領回撫養。海青年少俊秀,少言語,擅長音律歌舞,18歲考中探花。有一日,唐玄宗夢遊廣寒宮時,得天書一冊,書背寫著四行字:「解譜之人在京都,田上只欠一陣雨;梅林去樹添三川,清水何須有三湖。」此人分明是雷海青,遂被唐玄宗召入宮廷任樂師,演奏千古名曲〈霓裳羽衣〉,樂韻飄揚,猶如人間仙境。安史之亂,叛軍攻入長安,海青被擒,安祿山命海青獻藝助興,海青不從,且將樂器擲地砸爛。安祿山大怒,下令淩遲至刑,海青以身殉國。後來唐玄宗受蕃兵包圍,正逢存亡之際,雷海青顯靈護駕,天空旌旗招展,上書「雷都」二字,因當時雲霧濃厚,遮避「雷」字上半的「雨」,唐玄宗僅見「田」字,官兵感念靈驗,尊為「九天田都元帥」,亦稱「會樂天尊」、「歌舞菩薩」。由於忠義事蹟感動天庭,玉帝敇封為風火院元帥,助張天師驅疫鬼。歷代君王屢敇封海清如下所列:唐玄宗敇封梨園總管、宋高宗追封為大元帥。梨園弟子尊奉為田都元帥。 據傳,早年橋仔下南境田元帥廟有位「社頭」,因染上吸食鴉片惡習,將信眾建廟捐款花用殆盡,人亦滯留大陸不回。1970年代,下南境「南人」幾乎全數遷台,田元帥廟乏人管理照應,一度破敗倒榻。1990年代,信眾林國興先生身體違和,岳父陳兆鎮時任諮詢代表,基於習俗與信仰尊重,以及風水寶地之維護,奔走倡議重修「田元帥」廟,遂由台馬兩地信眾募捐集資,請工兵協建,在原址重建探花府田元帥廟。廟楹聯雲:「探盡世間善惡情,花雲現時盡除邪」。2002年5月,橋仔境探花府元帥廟信眾六十多名,抬著田都元帥神轎,渡海來莆田市瑞雲祖廟進香,並協助祖廟安放神位,整修重建。